{{ 'fb_in_app_browser_popup.desc' | translate }} {{ 'fb_in_app_browser_popup.copy_link' | translate }}

{{ 'in_app_browser_popup.desc' | translate }}

棗安精華的開發故事(二)

前陣子我有感而發地跟助教說,棗安精華的開發那麼順利,我們是不是有點幸運?
 
她回我,不是運氣,那是因為我們真的做了很多準備及努力。
 
----------
蜜棗萃取的實驗中,我們失敗了兩次。兩次說多不多,但因為蜜棗是冬季限定水果,再加上一次實驗就要花28天,每一次的失敗都代表我們能測試的樣品又更少了一點,萬一蜜棗用完了,就只能等明年再來了。
 
第一次萃取的有效性數據並沒有想像中好,可以說是失敗的,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,至少安全性實驗確認了蜜棗萃取使用在肌膚是不會有問題的。當時我們還不清楚是哪個實驗條件有問題,就想著不然再做一次看看好了~結果第二次在萃取途中就發現不對勁,只能馬上中止實驗。這下好了,原本預留的十斤蜜棗已經用完了,GG。
 
在等待隔年蜜棗收成的時間裡,我們把握時間再找了一些更深入的資料,重新設計實驗條件。
 
第三次萃取的DPPH抗氧化及抑制酪胺酸酶數據都相當不錯,總算確定我們的萃取方法是穩定可行的了。但是我們發現蜜棗萃取在放置一個月後,效果會大幅下降,必須想辦法克服。
 
助教馬上提出了真空凍乾的想法,問題來了,哪家保養品代工廠有在進行凍乾量產且技術純熟的?
 
大概過了三天,我就這麼剛好看到一則新聞,新聞上寫某老字號代工廠與上市公司結成聯盟,主要項目為真空凍乾的開發;而這家代工廠,正是Pattis創立以來就長期配合的。喜出望外的我立刻聯絡工廠主任(主任很罩XD)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蜜棗凍晶開發完成。
 
整個蜜棗萃取的開發過程看似完美結束了,但我跟助教心裡一直有個隱憂-我們不敢只用DPPH就認定蜜棗的抗老功效。這個問題像一根刺在我們心裡,如果就這樣宣稱抗老,我們良心過意不去。
 
因此我們將萃取液送往第三方實驗室進行更進一步的成分分析,結果一無所獲,抗氧化成分含量少得可憐。這讓我們更猶豫了,DPPH數據很好,但是找不到有效的分子結構,都到這個階段了,到底該不該賣?要就此放棄,還是要繼續找結構?
 
萬念俱灰之下,我回頭去看2017年提出的SBIR計畫,發現有一個指標性分析是我們還沒有做過的,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的善待,在送件十天內我們就收到報告。忐忑不安地拆封,換算了一下單位,驚覺這個數字有點厲害,我好像沒在文獻看過這麼高的。
 
這次,我們總算找到了。
 
 
下集預告
棗安那麼有效,要不要去申請專利?